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资本的崛起1995年国债风波四

2019-01-11 07:20:43

  资本的崛起:1995年国债风波

  狭路相逢:万国对战中经开

  我喜欢一个人国国债期货推出始自1992眼睛一眨也不眨年。1992年12月28日,我国国债期货交易于首先出现于上海证券交易所。之所以率先落户上交所,这和总经理尉文渊积极奉行改革、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是分不开的。

  1993年10月25日,上证所国债期货交易向社会公众开放。

  1993年以后,伴随着股票市场逐步走低,国债期货市场日趋活跃。尤其是在1994年股票市场陷入低迷的时候,大量投机资金进入期货市场商务皮具。因为期货市场采取的是保证金交易,具有杠杆效应,对于投机资金来说无疑是极具诱惑力的勇敢者的游戏。

  1994年10月以后,中国人民银行提高3年期以上储蓄存款利率和恢复存款保值贴补,国库券利率也同样保值贴补,保值贴补率的不确定性为炒作国债期货提供了空间,大量机构投资者由股市转入债市,国债期货市场行情火爆。这种态势一直延续到1995年,与全国股票市场的低迷形成鲜明对照。

  如果不是“327”国债木工直刀期货出现问题,可能国债期货市场这种“蓬勃向好”的局面还会延续下去。

  “327”是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,对应的标的物是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兑付的3年期国库券,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。

  327国债应该在1995年6月到期,它的9.5%的票面利息加保值补贴率,每百元债券到期应兑付132元。与当时的银行存款利息和通货膨胀率相比,“327”国债的回报太低了。于是有市场传闻,财政部可能要提高“327”的利率,到时会以148元的面值兑付。但万国老总管金生并不认同这样的看法。当时,国家正在收紧银根、高层正狠抓宏观调控。在这样的关键时刻,财政部不会再从国库里额外掏出16亿元来补贴327国债。于是管金生率领万国证券做空。同时做空机构的还有辽国发等。相应对空方,多方则是以当时财政部直属的“中经开”为首,以及中经开在江浙一带营业部的大户。双方都投入巨资参与这场争斗。

  然而,管金生千算万算,却少算了重要的一环,就是他的对手中经开。

  1988年4月,由财政部和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了中国农业开发信托投资公司。

  说白了,中经开是财政部的“儿子”,而贴息与否正是财政部说了算。

  当时,其中一位代表中经开出战的操盘手正是后来成为“涌金系”的魏东。1967年出生的魏东是中央财经大学86级经管系的本科毕业生,1990年,魏东进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。

  魏东的父亲魏振雄,为中央财经大学教授,在中国财经界具备一这是一个独立、自由定的威望和较强的人脉。

  历史的事实是,在1995年2月23日,财政部公开发布提高327国债利率的公告,百元面值的327国债将按148.50元兑付,这对管金生而言,简直是晴天霹雳。

  九年后的2004年,早已淡出上证所的尉文渊在一次采访中,对于当时的贴息政策依旧耿耿于怀,“这个事情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跟人申辩过。我很公平地讲,以实事求是、科学负责的态度总结这件事情,应当说是多方面原因导致的。直接导火索以及深层次的原因是贴息政策的问题,不是这个政策不会引发这个事情。这个政策我到今天我也不理解。五年前公布的说年利率多少,现在告诉你给你提高几个百分点。今天谁会干这个事情?所以我到今天也不理解为什么会这么做……”

  十多年后的今天,我们能够理解尉文渊的悲愤。327国债的贴息率为12.98%,这一数字让全球关注中国国债的经济学家大跌眼镜!美联储的贴息,如果有增加的话,也仅仅是0.25%健身房地胶而已,而327国债贴息率却由1994年的8%一下子提高到13%,整整5个点啊!为了这个巨额贴息,财政部在通货膨胀已经被逐步抑制的前提下,多支出了约16亿元。

  据说,原本辽国发董事长高岭早就听说“保值贴补率”要继续提高,只是他一直不敢相信,正在这几天,他才刚刚又调集3个亿资金,准备继续大举做空与多方决一死战,许多空方同盟军都戏称高岭调来了3亿军饷。一天晚上当他确知“保值贴补率”终被提高到12.98%时,他不由得悲从中来:“看来,在中国证券市场还是要关系,要有铁后台,这样才可以赚到钱。”于是当晚他买通了许多别的单位席位上的“红马甲”,在第二天早上立即将其50万口“空单”平仓,同时追加“买入”50万口反手做多。

  2月23日上午一开盘,中经开公司率领的多方,借利好掩杀过来。327国债期货一路上涨。这时候,与万国联手做空的辽国发倒戈,改做多头。由于高岭的“叛变”,327国债期货在1分钟内竟上涨了2元,10分钟后共涨了3.77元。

  当时万国持仓高达200万口,327国债期货每上涨1元,万国证券就要赔进十几个亿。空头军团纷纷倒戈暴仓,不断推升价格,下午交易时段,价格已经上攻至151

资本的崛起1995年国债风波四

.98元的高位。如果收盘按照这个价格清算,万国证券无疑将血本无归。

  此时此刻,管金生惟有拼死一搏。他不顾万国已经没有钱继续开仓的事实,在下午4点22分疯狂开仓做空,先以50万口合约把价位从151.30元打压到150元,然后进一步连续用空单打压至148元,收盘时以一个730万口合约的巨大卖单将价位砸至147.40元。

  临近收盘时候的巨量卖单,震惊了多头军团,也震惊了整个证券市场。注定,这一历史时刻将被永远记录在中国证券发展的历史之中。

邵阳电动工具配件生产厂家
phpmyadmin万能密码
欧美潮图片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