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传播党的温暖的天使西藏那曲军分区护师彭燕

2018-10-29 00:29:19

传播党的温暖的天使——西藏那曲军分区护师彭燕

彭燕辅导孤儿院孩子学文化。 新华社发   目前,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寒地区坚守岗位的女军人有多少?知情人的回答是只有一位——  她,就是西藏那曲军分区门诊所护师彭燕。  那曲军分区是全军海拔的军分区,地处素称“世界屋脊之脊”的藏北,海拔4500多米,空气中含氧量不及内地的一半,脚下的大地为“永冻层”,但身高1.64米、体重仅41公斤的彭燕却在这个“生命禁区”坚守了12年。  放弃14次离开那曲的机会  瘦!令人难以置信的瘦!初见彭燕,不由地让人担心那曲的风会把她吹向空中,卷走。  彭燕的父亲是西藏林芝一家军队医院的药剂师。1999年,从成都军区军医学校毕业的彭燕,决心像父亲一样到西藏工作。那年,那曲发生特大雪灾,成群的牛羊被冻死,牧民眼中充满期盼……强烈的电视画面冲击着彭燕的心灵,她便主动要求去那里。  2000年5月,次探亲的彭燕一进家门,母亲就心疼得哭了:白白胖胖的独生女,在不到一年时间变得又黑又瘦。之后,母亲多次找部队领导要为女儿办调动,但都被彭燕拒绝了。  那时,在那曲军分区门诊所,与彭燕一起工作的还有两位女护士,一位叫段绍慧,另一位叫郑金玉,她们被誉为那曲军营的“三朵雪莲”。然而,2002年1月,在那曲工作了17个年头的段绍慧被肺癌夺去生命;时隔两年,郑金玉也因肝癌病故;也许是巧合,就在那两年,在那曲地方上班的两位军嫂,也相继因高原疾病去世,她们离世时无一人超过37岁。此时,西藏军区领导也明确表态,只要彭燕愿意下山,随时可以办手续。  那段日子,彭燕犹豫过,她问自己:如果生病了该怎么办?是不是应该先离婚,才能不拖累丈夫?肚子里的孩子该不该生下来?孩子长大了没有母亲又该怎么办……然而,当她看到身边的战友几年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无怨无悔地奉献,想到那么多身患高原疾病的战友需要救治,想到农牧区那么多藏族群众需要“门巴”(医生)的帮助,她毅然选择了坚守。  官兵们算了算,彭燕放弃了14次离开那曲的机会。  创造出15项高原护理技术  一天,彭燕去训练场巡诊,遇到一名战士腿部受伤流血。她熟练地清创、止血、包扎,可隔了一会儿,那位战士的伤口又殷红一片。这时,老护士段绍慧赶紧过来重新包扎。  “在高原处理伤口,因为凝血因子减少,必须先用厚纱布块压迫住伤口周围的毛细血管,再进行外部包扎……”段护士解释说。  从此,彭燕十分注重学习和掌握各种高原护理的特殊技能。为了提高护理水平,她自费到第三军医大学进修,经常去那曲地区人民医院“取经”。彭燕学会了调整高原用药剂量,学会了把输液管预热以对付高原温差产生的气泡,学会了在很难摸到血管的冬天采取逆向进针的方法输液……  12年来,彭燕创造出“寒冷条件下热敷输液部位减轻疼痛”等15项高原实用护理技术,总结出“高原皮试时间应延长5分钟”、“高原抗生素静滴每分钟滴数应控制在常规数量的80%以内”等17条特殊护理经验,还结合高原临床实践撰写发表《高原护理基本要领》等多篇文章。  今年元旦前夕,就读于成都民族中学的藏族小姑娘曲珍,给她的“妈妈”——彭燕寄来一封信件:  “彭妈妈:在孤儿院时,其他小朋友都嫌我脏,叫我黑姑娘,不愿意跟我一起玩。是您,帮我梳洗打扮,为我清理身上的虱子,为我扎起条马尾辫;是您,让我有了自信,让我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。谢谢您,我亲爱的妈妈!”  曲珍是那曲地区儿童福利院的一名孤儿,从小就失去父母。是彭燕让她感受到母爱,并资助她考上内地中学藏族班。彭燕的“儿女”不止曲珍一个,福利院的35位孤儿都是她的“孩子”,他们都叫彭燕“妈妈”。  在翻雪山、涉冰河、过沼泽,顶风冒雪为藏族同胞送去健康的同时,彭燕还努力找寻帮助群众致富的方法。  彭燕的背包里有两件“宝贝”:摄录机和笔记本电脑。用这两件“宝贝”,她把西藏电视台藏语频道播放的关于国家政策、科技种养、致富信息等节目录制下来,在巡诊中播放给藏族同胞看。  风里来,雪里去。彭燕义务巡诊一路,把党的温暖传递一路,把致富信息和技术传送一路,通过“电脑讲座”的方式宣讲217场次,为部分群众送上致富的“金钥匙”:牧民们有了经济头脑,市场需要什么,他们就种养什么;一些农牧民贷款买来汽车跑上运输,把家乡的土特畜产品运到城里卖……  “辽阔的羌塘草原啊/在你不熟悉它的时候/它是如此那般的荒凉/当你熟悉了它的时候/它就变成了你可爱的家乡。”吟唱着这首传之久远的羌塘古歌,彭燕的心,与那曲官兵的心、那曲群众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。(本报 陈劲松)

华润置地广场
防火套管
华晨国际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